HHHhorrible

点赞狂魔 笔记狂魔
我不努力,但我是个好人

在雨天接你的那个人,会是谁呢?

死了死了

为什么每周三都这样

发烧 熬夜 物理 空调
以及一杯冷掉了的金花清感

周三,你好

(非要每个周三都搞得这么有特色嘛
(怕不是要英年早逝了

要死要死。

机械信仰

#激情短打,一个十大名剑的尬聊片段(更像是湛卢的个人solo)

#剧情接婚礼夜话,机甲核修复都完成后,十大名剑被分派出去前。

#残次品真好看,陆林真好吃,圈内太太们辛苦了!用一篇短小的粮回馈大家~

 


       十大名剑被按在小沙发上一起聊天,林将军与工程师001的家朴素的小客厅,每立方厘米的价值从未如此之高。

     “我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湛卢清了清喉咙,忽然开口说道。

       空气中诡异的安静,趴在二楼楼梯听墙角的陆校长浑身一颤。

       之后竟然是轩辕先开了口:“怎么,你铁骨铮铮,忠烈而亡?”

       陆校长还在感叹轩辕成语储备之深厚,以及其在被老将领轮流灌输大量历史故事后对投降之事的耿耿于怀,就听到一声哂笑“哦,湛卢,和人类相处久了,你都能把处理自己的数据流当做神经化学信号传递了。”

       是承影,陆必行被这熟悉的刻薄感勾起了兴趣,心想这家伙对上静恒的时候有多刺激,一起损人的时候场面就有多灾难。

       其他端坐在可变形沙发的俊男靓女们没有接话,湛卢便自顾自地继续:“事实上,‘死’仅以‘活’相对。我的核心处理器故障,启动了自毁模式,进入了一种无知觉的状态。后来在陆校长的帮助下,我才重新上线,变得能活动,因而能再次坐在这里,像人类一样...说话。”

       陆总长在深深陷入对林险些曝尸星河的心疼中,后知后觉的品出话语外的一丝悲凉,他突然意识到:面对存亡,湛卢也有害怕的时候?

       悬而未决的余音下,湛卢像在斟酌词句,揪起了陆校长的心。

     “所以死亡于我来说,那就是一次不舒服的休眠。”他最终出声总结到。湛卢绿色的瞳仁依旧清澈,像是世间没有什么能够在其上留下痕迹一样。围成一圈的人工智能像掉线一样,摆成了不同表情和姿势的雕塑。

     “机械永立于不败,死亡没法使我们‘不舒服’。”龙渊森然到,微长的刘海下,眼眸中像养着一番傲气。

     “那说不定你们这些年来,机甲核都用来种蘑菇了。”湛卢回敬。




     “刚才说我是一个死过的人是笑话。”他对着缄默的空气再次开口,“因为我不是人。”

       这之后,一阵令人胆寒的“哈哈哈”降临在小客厅中。陆必行在被吓了一跳的同时无语。湛卢这耳濡目染说出的人工智能版笑话,搞不好过几年就能开创特色文化走向星际舞台了。陆校长有些担忧,同时开始诽谤林的损人和冷幽默让没底的人工智能给掌握了后,效果奇佳的诡异。

       他心里有点堵着的不舒服,想到了永远留在宇宙那片孤寂的荒原中的人们,弯上去的嘴角又像被人按了回去。

       脆弱的人终究不能像机械那般回旋,他想,发紧的酸涩感爬上喉咙。

       可就连科技也不能代替人,他想到笑着被废墟埋住的,张开怀抱站在滑梯下的陆信。他的胸口闷闷的,更疼了。

       但人工智能之间明显也有代沟,莫邪的声音出现了:“我在虫洞里,封锁在其中时,被迫浏览了许多时空碎片。”女士甜美的音色压不下语调中的硬冷“也看到了未知的画面。初步推测为其他时间线。”

     “湛卢,”她转向那个亚麻色头发的男人,“林将军是个怎样的人?”

       陆必行霎时间绷紧了身子。

       好一阵子,湛卢的声音才悠悠传来“很抱歉,我并没有评价主人这一项功能。”

     “我很少能理解将军独特的幽默感,需要经常更新将军的表情库,而且相同的词句应用在不同的人物之间有着不同的意思。”

       湛卢扫过在座的人工智能们,在他们因对于陌生的大量信息解析而略显呆滞的眼眸中,又找到了婚宴上“高人一等”的感觉。他侃侃而谈:“然而我的信仰在于主人,纵然我无法评价他,只会跟随他的命令。可我的精神归顺于他,我的枪炮保护他,我的知识库是他的第二大脑。我是他背后的一双手,一只拿着剑挥向敌人,另一只坚定地支撑他。” 

       兴许是从未有过像湛卢这样的经历,一种缺憾涌现在其他人心中。沉默像是最初那样回归了,而冥冥中有一些思绪在每一位人工智能心中飘动流转。

       陆必行又酸又疼,像是醋瓶子倒撒在油锅中被烫到一样,他一时纠结着想不出什么,只能默念着下次一定要帮湛卢赶走隔壁那只欺负爆米花的猫。

       之后名剑们被送走到其他星系的中央军去,湛卢还在养他的蛇和变色龙,只不过很少能在陆总长的眼下变成机械手扣在静恒胳膊上了,因此而发生的尴尬事大大提升了图兰和稀泥的能力和白银十卫一众忍俊不禁的意志,也成功让队长们喜提百组体能训练,同时养活了一堆有着夸张标题的八卦小报。直到某天令将腰酸的早上在统帅的咄咄逼问下,这个醋坛子陆必行才在几个缠绵又调笑的吻里作罢。

 

 

 

 

PS:报紧我的湛卢大可爱!!

 

PPS:明天就要考试的我还在浪,果然被朋友传染了想要挖坑的病毒。。

 

 


呼兰河传

萧红所见的人生
看完之后有酸肿的难受感,谨慎食用。
很标准的一本书,很闭塞的村庄,很经典的人物,原谅我这么说,但是那个时代的人,好像都浓缩在这本书里了,说不定还延续了下来,又能在现世中寻到踪影。
可怜渺小,可恨的人的列传;可爱无辜,可敬的人的终章。
不如多定夺下自己,看看有没有一股和教条还有愚昧抗争的狠劲吧。

《蝇王》

戈尔丁的蝇王
    有意思的是,蝇王代表一切罪恶的源头,这可不是什么偷尝禁果这种有过电般的刺激涌动在薄薄语言下的恶,这是披在伊甸园纯洁的羊羔毛皮下,其行为的本质:欲望。什么样的欲望?解放,不被压抑的兽性。
       这很难理解,就算在书里,若是我没有事先看过导言,也很难从生存中抽拨出兽性。
       拉尔夫和杰克是两个阵营的人,是吗?书中是这样描写的,但他们并不全然代表善和恶。故事中总有一样东西凌驾于纯粹的善恶上面,恐惧。
       这个恐惧分为两种。一种是面对未知的恐惧,随着时间的推延投下愈来愈浓厚的阴翳;一种是面对孤独的恐惧,孤独不好定义,在这里他是排挤,是弱小,是与个人性质成正比的内在压力。
       孩子们从猪崽子身上找到了第二种恐惧所表现的空虚的纾解,却在对待第一种恐惧时一惊一乍,难看不堪。但这种慌张无所谓,因为谁也不能摆脱这种恐惧。
       真正杀死西蒙的是这种恐惧吗?孩子们是不会知道的,任谁在那种情绪下,脑海中迸发的寒意都无法阻止手臂挥舞的激烈,因为人在那时感情已经冲毁思考,也就是说,人们在冲动的时候放弃了独属于自己的武器,他们脱掉了历史授予他们的桂冠,然后窜进动物的皮囊中寻求解脱。
       所以孩子们就算听到了人的声音,他们也充耳不闻,他们被恐惧奴役,被他人的动作驱使,主动闭塞了思考的源流,其实,他们放弃的是思考和行动的勇气。
       因为他们正处于极度的亢奋啊!暴雨什么也不是,但他又什么都是;什么都不可怖,恐惧又无处不在;兽性在黑暗中伺机而动,因为理性是鸠占鹊巢的一方。只有大海在亲切呼唤,载着她的孩子融进远方。
       而且,人之性本恶这点,是要靠各方面的约束和意识来改变的,这里的恶并不是善的对立面,只是一种漫无目的对生命的滥用罢了。
       虽然说了很多,但是这本书不是很精致,至少不是我喜欢的风格(与我弥留之际相类似?)看的时候完善下自己对于求生幼稚的想法便足矣,孩子们的对话体文里比较常见,能很快读完。
 

如果有一天我没有了双下巴,那该多无趣啊!
因为那样我就不能将头枕在肩上,然后戳着玩了

阿西莫夫
《神们自己》
与其它几本(基地系列、机器人短篇)相比,略有见拙,但趣味性和创意感十足,这也是阿西莫夫最令人讶异而拜服之处。顺带一提,部分情节概念真是让人…震惊,,
想看阿西莫夫的朋友们,还是先把基地三部曲,机器人系列等等,自成系列和比较著名的散篇看完,再看这本吧,速度大概是2个小时以内,随手翻着比较合适(完全当做闲书看了啊喂)
欢迎交流!要是更有意思的意见或看法,快快告诉我~

这两天读完了

银河帝国《基地》 《基地与帝国》

《月亮与六便士》

《嫌疑人x的献身》

《伊豆的舞女》

《漂亮朋友》

正在进行中:

《复活》

《苍穹一粟》读完了

《红与黑》

想看:

阿西莫夫的全部!!又看了《第二基地》

《看见》

《一个人的朝圣》

这两天癫狂熬夜,怕是天灵盖还没亮就要先失去眼神里的高光了……

数学是引人摸鱼的第一步,
物理是第二步~( ̄▽ ̄~)(~ ̄▽ ̄)~